拉卡拉、嘉联、国通、海科、合利宝、乐刷、随行付、联动、开店宝年度业绩盘点

2023年 5月 6日 32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

近期,多家支付机构发布了2022年财报,由于近两年消费环境被疫情影响,几家支付机构的财报较去年有了明显的变化,有的企业实现了盈利,有的企业出现亏损,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财报数据的背后,则是偌大的收单市场泛起的涟漪,相较于往年的收单业务,不知今年会不会有新的挑战呢?

01

几家欢喜几家愁

西安POS机办理-1

财报显示,国通星驿母公司新大陆实现营业总收入73.70亿元,剔除公司持有的股权资产价格变动以及行业事件等非经营性扰动,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为 4.58亿元。其2023年第一季度财报还显示,新大陆营业收入18.99亿元,同比增长6.08%;一季度支付交易量近6600亿,增长超20%。

畅捷支付2022年实现营收6.8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15%。相关信息显示,畅捷旗下业务有部分实现了明显的提升。

新国都第三方支付业务(嘉联支付)2022年营业收入30.60亿元,同比增长29.12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.10亿元,同比增长1.10亿元37.96%。
海联金汇第三方支付业务(联动优势)在2022年营收8.64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92.79%。报告显示,2023年联动优势将会从管理、技术、场景、服务等多方面业务进行持续的深耕,在符合市场要求的情况下实现盈利。
仁东控股的第三方支付业务(合利宝)在2022年营收15.95亿元,同比去年降低4.24%,业绩相对平稳。仁东控股在年报中表示,重点支持第三方支付业务发展。
乐刷母公司移卡在2022年营收34.18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11.8%。乐刷实现营收增长,但财报显示,由于向用户提供折扣,收入下降超五成。
开店宝2022年实现营收10.16亿元,比去年同期减少35.40%。其中开店宝亏损0.26亿元,比去年同期亏损减少66.57%。
随行付母公司高阳科技发布的2022年财报显示,其支付及数字化服务分类营业额为26.52亿港元,同比下降21%,具体原因是受到疫情影响。
拉卡拉也在近日发布了2022年财报数据,公司全年营业收入53.66亿元,同比减少18.65%;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4.37亿元,同比减少232.75%。拉卡拉在报告中解释,因某些事项很可能形成损失,冲减2022年当期损益,导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大幅下降。
翠微集团旗下第三方支付业务(海科融通)2022年全年营收30.40 亿元,同比增长 28.96%,净利润为-2.75 亿元,同比下降 231.62%。翠微股份表示,因某些原因导致支付业务净利润受到影响。
对比发现,一部分支付机构实现了全年营收、净利润双重增长;一部分支付机构则是好坏参半,甚至双重跌落。在支付机构展业的过程中,渠道成本、原材料成本也会影响其营收和利润的变化。
渠道成本包括代理商佣金和奖励,在同一个条件下,代理商收入越高意味着支付机构运维成本越高,会影响支付机构的整体营收情况;原材料成本是指POS机厂商制造POS机的成本提高,支付机构需要花更多钱进购POS机具。
02

佣金之战持续
对支付机构来说,在行业内的规模大小能从佣金总额上体现,而佣金又受到交易量和费率的影响,为了实现更多的佣金,获客增加交易量、上调费率增加手续费都是实现佣金增长的重要手段。

近两年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,部分POS机具的生产成本可能增加,为了降低因成本增加造成的亏损,很多支付机构选择上调POS机费率,或者减少原本的补贴,此前,嘉联支付母公司新国都曾在2022年表明此意,所以嘉联支付2022年全年实现了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双增长。

也有代理商一开始以低费率获客后私下暗改费率,且不向用户提醒,导致一部分客户流失,或者同行因此遭遇挤兑被迫离场,更严重的将会影响支付机构的收单业务,以至于公司经营艰难,也有一些支付机构既不加强业务管理,也不提高产品技术,最终失去支付牌照。

据央行发布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末,银联跨行支付系统联网POS机具3556万台,较上年末减少337.5万台,支付行业的增长已经趋近平缓,支付机构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,一部分支付机构的交易甚至开始走下坡路。其中,2022年股权转让的支付机构有7家,难以运行而离场的多达23家,这是过去几年都不曾出现的情况,2022年支付行业生存条件的苛刻程度可见一斑。

随后而来的是监管对支付市场运行的管理趋严,在2022年3月份《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》(又称“259号文”)正式落地执行,POS机“一机一码”政策开始纠正POS机套现趋势的蔓延。

“一机一码”政策将POS机终端推向真实商户,压缩了支付机构的生存空间,让一部分机构开始转型,导致支付机构的终端代理商群体缩小,经营规模被动缩减,营收能力也出现了波动。

相反,当未来监管因素清除后,支付代理商市场也会出现一定空缺,受此影响,部分支付机构的利润可能会触底反弹。

如果说2022年的支付行业在“整合”和“退场”中大展身手,那么2023年则是在2022年的原有基础上更加严谨、精细。

严谨这一方面,从今年开年便注销9张支付牌照也能看出,对于坏账太多、经营不善的支付机构,监管的惩治力度加大,也是对其他支付机构的一种警示。

再加上最近为了肃清信用卡环境,监管机构执行加强信用卡风控监测、加速清理睡眠卡、限制开卡数量等政策,强制规范持卡人的用卡行为,银行提高开卡门槛、清除了一部分联名卡和活动卡,以至于持卡人用卡更加谨慎,进而也影响收单业务的挑战性进一步增加。

另外,监管加强管理让一些收单黑灰产迅速抽身退场,一些惯用黑灰产手段经营的支付机构早期被监管惩处后进入整改,从“低费率”跳码、暗调高费率的引流方式转变,为了合理地实现盈利,很多支付机构不得不发布上调费率的公告,加速了支付行业的洗牌进程。

西安支付信息网

服务电话:400-836-9597 联系我们:15691990887 微信:a4008369597

文章评论

您需要 登录 之后才可以评论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联系我们(添加微信)